依稀可见故人当年

存在感超低的小透明

懒癌晚期orz

主全盗,伞哥乐乐本命,伞修双花喻黄不逆不拆,其他cp杂食,不吃叶韩!!

总之就是欢迎勾搭!~≧▽≦)/~

感觉全世界都有了紫薇就我没有啊哭唧唧
全世界都有君子剑我也没有啊哈哈哈
六连三花聚顶我还有什么好说的╮( ̄▽ ̄)╭
血统:非洲人。鉴定完毕

紫薇你看我一眼啊啊啊啊啊啊啊【尔康手】

【伞修】我曾向往着远方的光(5)


*题目和内容好像没什么关系

*仙魔paro,主伞修,副cp我也不知道有什么。。。

*巨ooc!我发现我就是写不出叶神那种嘲讽的感觉QAQ

*小学生文笔,求轻喷

*大约短篇?

祝大家食用愉快^ω^

第五章

雨落了。

一滴,两滴……最后汇聚成一片雨幕。

叶修也不躲,就这样淋着雨一直走。

就好像这雨能洗刷去他内心的悲痛一样。

街旁有人劝他躲雨,可叶修却听不见。

耳中充斥着雨声,脑中一团乱麻,不知在想什么,也不知该想什么。

似乎所有的思绪都被苏沐秋带走了一样。

雨很大,一下子就将叶修的衣服和头发都淋透了。

叶修的脸上也都是水,不知是雨,还是泪。

终于到了家,叶修将苏沐秋轻轻放在床上,也不管这么做是不是会沾湿床褥。

苏沐秋躺在床上,脸色有些苍白,因为淋了雨的原因,头发凌乱地贴在脸上,就像睡着了一样。

“沐秋,沐秋,该醒了,我们到家了。”叶修轻声唤道。

可是,已经没有人能回应他了。

叶修就像不知道一样,一句一句地和苏沐秋说着话。

“沐秋,你妹妹回来了啊,你快点醒过来啊。”

“沐秋,我饿了,快点起来做饭。”

“沐秋,沐秋……”

许久之后,叶修才逼着自己相信了苏沐秋已经死了的事实。

从出生以来,叶修难得地感受到了深深的无力感,第一次厌恶自己魔族的身份。

为什么自己不是在仙界的呢?

如果自己是仙族的话,现在就能救苏沐秋了。

仙界有专门用于治疗的法术,但魔界没有。

为了追求一个公平,造物主赐予了魔族近乎无敌的自愈能力。

自愈能力又能怎么样呢,就算自己是魔界之主又能怎么样呢,还不是救不回自己心爱的人。

叶修什么都干不了,他唯一能做的,就只有握住苏沐秋的手,感受着苏沐秋的体温一点一点地消散。

他一直那样紧地握住苏沐秋的手,坐在那里,就像是雕塑一样。

外面的雨渐渐停了,窗外寂静已久的杜鹃又开始凄厉地叫着“不如归去”。

天阴沉沉的,空气也很闷热,很浑浊。

不知坐了多久,叶修突然放开苏沐秋的手,站起身来。

可能是许久未动的缘故,腿都有些麻木了。叶修踉跄了一下,扶着墙壁稳了稳身形。

抬手划破自己的手指,在半空中画出一个阵法。

阵法完成的那一瞬,叶修指尖的伤也愈合了。

半空中的阵法爆发出一阵血光,叶修不禁眯起了眼。

血光一会儿就消失了,叶修面前的空间也碎裂开了。叶修看着面前的通道,没有丝毫犹豫就踏了进去。

周遭的空间一阵变幻,最终停在了一座阴暗的府邸前。

门前站着两个身披盔甲的士兵,见有人来,下意识地将手中的长戈拦在门前,但看见是叶修,便又把长戈抬了起来。

叶修一脚踹开门,顿时,一阵阴风刮了出来,空无一人的府内,似乎能听见有人窃窃私语的声音,十分诡异。

叶修似是早已习以为常,面无表情地朝前走去,这一次,听见的就不只是窃窃私语了,还有女人尖利诡异的笑声。

叶修一脚踏入同样空无一人的大厅,那些声音好像更大了。叶修环视一周,接着指尖“噗”地燃起一簇火苗。

叶修手指一动,那簇火苗就朝着一个方向飘了过去。

“别烧啊,这东西我可炼了不少时间呢。”突然,一把长刀挡住了火苗,火苗在半空中化成了点点火星,然后消散。

“真是的,这样都没有吓住你。”那个声音不满地说。声音的主人缓缓从黑暗中走出来,坐在了正厅的主位上。

“你这把戏玩了好多年了,现在要叶秋过来,都吓不到他。”叶修依旧面无表情,“你那本生死簿呢?借我看看。”

“喂喂,那可是天机啊,怎么能随便借给你。”那人抗议道,但看见叶修一脸严肃的神情时,还是换了个语气,“你今天来就是为了这事?话说你今天是怎么了,难道又出了什么事?”

叶修不答。

“算了,看来今天不把生死簿借给你你是不会开口了。”那人掌心凝聚出一片暗光,“拿去吧。”说着那团暗光就向叶修飞去。

不错,这坐在主位上的那人,正是如今的鬼君,李轩。

叶修接住后便立刻翻看了起来。

看着看着,叶修的脸色越来越难看了。

生死簿上,居然没有苏沐秋的名字?!

难道是自己太伤心,所以看错了?

叶修又仔仔细细地看了一遍,可还是没有找到苏沐秋的名字。

这是怎么回事?

叶修猛地抬起头,看着李轩:“生死簿里登记的,是所有死亡者的名字吗?”

李轩也看着叶修,一下子愣住了。

他敢发誓,他认识叶修这么多年,还从未见过叶修这副模样。

眼中布满血丝,神色恍惚。

哪怕是那年叶修父亲战死,他都没有这么失态。

调侃的话滑到嘴边,还是被咽了下去。

“是啊,全部都有。”李轩答。

“不会有遗漏的吗?”叶修继续问。

“怎么可能!我掌管生死簿这么多年,还从来没有出过错呢。”

叶修皱起了眉。

为什么会没有苏沐秋的名字呢?他明明死在了自己面前!

难不成是障眼法?

不,不可能,苏沐秋他根本就没有理由这么做。
或许苏沐秋还活着?

可是……

叶修深吸了一口气,勉强平复了自己乱糟糟的心情。

沐秋他,究竟去了哪里?

若他还活着,那那个躺在床上,身体冰凉的人是谁?

若他已经死了,那为什么生死簿上没有他的名字?

生死簿上没有名字,只有两种可能。一是没有死亡,二是没有灵魂。

可苏沐秋又怎么可能没有灵魂?!而且如果没有灵魂,叶修根本就没有办法让他复活。

明明说好了,无论他去了哪里,都能把他找回来的……

叶修撑着头,眉头皱得紧紧的。

“到底出了什么事,能让你这么着急地来查生死簿?”李轩问。

“一个朋友……死了而已。”叶修仰起头,看着屋顶。

“只是朋友?”李轩的语气里满是怀疑。他这副样子,可不像只是朋友去世的样子啊。

“爱人。”叶修丢下这句话,便起身离开了这座宅子,完全不顾身后惊呆了的李轩。

————TBC————

我能说我卡文了吗。。。TAT

【伞修】我曾向往着远方的光(4)


*题目和内容好像没什么关系

*仙魔paro,主伞修,副cp我也不知道有什么。。。

*巨ooc!我发现我就是写不出叶神那种嘲讽的感觉QAQ

*小学生文笔,求轻喷

*大约短篇?

祝大家食用愉快^ω^

第四章

春去秋来,转眼又过了半年。

这天,苏沐秋不知发了什么神经,突然想帮叶修梳头。

“你想梳就梳呗,正好我也懒得梳。”叶修说着就扯散了发带,放在苏沐秋手中。

苏沐秋站在他身后,一下一下轻柔地梳着他齐腰的长发。

一梳梳到尾。

二梳白发齐眉。

三梳儿孙满堂。

“阿修。”苏沐秋的声音从叶修身后传来。

“嗯?”

“我和阿橙没有父母。母亲在生下阿橙后难产去世了,而父亲也在那时失踪。这么多年一直都是我们两个人一起生活。叶修,我知道你很厉害,所以我想知道,你真的甘愿一直过着这种平淡无奇的生活吗?”我们,真的能一直在一起吗?苏沐秋这样想着,但并没有说出口。

可叶修却像是知道苏沐秋想说什么一样。

他开口:“沐秋,你知道吗,魔族一旦选择了自己的伴侣,就绝对不会改变,哪怕对方死亡。”

叶修的声音淡淡的,因为背对着苏沐秋,苏沐秋看不见他的表情。

虽然叶修并没有回答苏沐秋的问题,但苏沐秋想,他已经知道答案了。

他将叶修的头发绾成一个发髻,然后从他身后抱住了叶修。

“阿修,谢谢你。”苏沐秋凑到叶修耳边说。

叶修的耳根不可抑制的红了。

这时,苏沐秋却突然放开了他。

叶修疑惑地向后看去,看见苏沐秋走进了房间。

他去做什么?

叶修虽然疑惑,但还是没有跟过去,只是坐在外面等着他。

房间里没有一点声音,许久,苏沐秋才走出来。

叶修发现,苏沐秋还抱着一个木盒。

“沐秋,这是……”叶修问。

苏沐秋好像犹豫了一下,终究是打开了盒子,十分小心地取出了里面的东西。

叶修一看,原来是一枚玉佩。

一枚看上去并没有什么特别的玉佩。

苏沐秋走到叶修身前,蹲下身子,很是郑重地将那枚玉佩系在了叶修腰间。

“阿修,这枚玉佩是我娘的遗物。”苏沐秋站起身,看着叶修。

“那为什么……”

“我娘临走时告诉我,若是遇上了能够托付一生的人,就把玉佩交给她。我想,我已经找到了。”苏沐秋一直看着叶修,眼神很温柔。

“沐秋,你……”叶修说到一半,却突然不知该继续说些什么了。

苏沐秋轻轻吻了吻叶修的唇角:“我知道魔族的寿命很长,我不奢求我能一直在你身边,但是,我想在我有生之年,身边有你。可以吗?”

“当然。我们可还有那么久的时间啊,不是吗?”

想法总是很美好,而现实却总是很残酷。

当两人都以为他们能够永远在一起时,一场突如其来的意外打破了他们对未来的所有幻想。

那天,苏沐秋像往常一样出门,叶修则待在家里。

仿佛一切都是那么正常。

坐在房里的叶修,突然感受到一阵心悸。

苏沐秋与他的联系,消失了!

也就是说,他放在苏沐秋身上的那层防御,被别人打破了!

沐秋有危险!

叶修没有丝毫犹豫,直接冲出家门。

跑在路上,叶修无比痛恨六界的制度。

魔族在人界不可御风。

这一条禁令直接限制了魔族在人界飞翔的权利。

现在这种紧急情况,不能御风实在是太麻烦了!

叶修只好用平生最快的速度跑到城郊。

苏沐秋的方位,正是城郊。

只用了一盏茶的时间,叶修就到了那里。

可是,终究还是慢了一步。

一柄长剑直挺挺地刺入了苏沐秋的心脏,没有半分差错。

叶修跑上前,扶住了苏沐秋即将倒地的身体,迅速点了他的穴道止血。

“沐秋,苏沐秋,你不准死,我不准你死!你听见了没有!”叶修吼道。

苏沐秋嘴唇微微动了动,没有发出声音。

与此同时,一把长剑出现在叶修的手中,剑身上带着繁复的花纹。此剑一出,那几人顿时感受到一股寒气。

魔剑,却邪。

六界皆有传言,却邪出鞘,见血方收。

这本该是一把在仙魔大战上大展神威的宝剑,此时却用来对付这群渣滓。

不过瞬息之间,几人便被碎尸万段,然后被叶修手心燃起的火焰烧得灰飞烟灭。

叶修看着怀中眼睛几乎要闭上的苏沐秋,内心如撕裂一般疼痛。

“沐秋,别睡了,我们回家。”叶修背起苏沐秋,朝家的方向走去。

明明已经点穴止血,但叶修还是感觉到有温热的液体沾湿了自己背上的衣服。

“阿修,这一次,我恐怕是不能继续陪着你了。”苏沐秋的声音很轻,轻到几乎一阵风就能将它吹散。

“想的美,不管你去了哪里,我都会找到你的。”叶修的声音有些发颤。

“阿修,我喜欢你。”

“苏沐秋我告诉你,你若是敢就这么死了,我绝对会恨死你的。”

“恨我也行啊,至少你不会忘了我。”苏沐秋虚弱地说。

“那我就把你忘了,忘得一干二净。”叶修恶狠狠地说。

“没关系,我也不想你一直记住……”

叶修突然感觉肩上一沉。

“苏沐秋!!你不能睡!你听见了没有!”叶修吼道,眼圈渐渐红了。

苏沐秋此刻只感觉眼皮越来越重,灵魂深处好像有什么正呼唤着他。

“沐秋,苏沐秋……”

不知何处的杜鹃还在凄厉地叫着“不如归去”。

一声惊雷响起,原本好端端的天空此刻却乌云密布。

背后的人渐渐没了生息。

————TBC————

小虐怡情嘛嘿嘿 ^_^

【伞修】我曾向往着远方的光(3)


*题目和内容好像没什么关系

*仙魔paro,主伞修,副cp我也不知道有什么。。。

*巨ooc!我发现我就是写不出叶神那种嘲讽的感觉QAQ

*小学生文笔,求轻喷

*大约短篇?

祝大家食用愉快^ω^

第三章

两天后,苏沐橙启程,叶修开始教苏沐秋习武。

经常在江湖上闯荡,各派武功叶修也偷学了不少。魔界的那些修炼方法当然不适合普通人,叶修就把这些武功教给了苏沐秋。

不知是不是半灵体的缘故,苏沐秋的修炼速度很快,几乎是常人的数倍之多,甚至超过了仙界的一些人。

这种恐怖的修炼速度,怕是会被人认为是魔修吧?叶修时常腹诽。

不出两个月,内力之深厚已经超过了那些辛苦修炼十几年的人,又过六个月,所有功法皆已学会,一年之后,那些功法已经练得炉火纯青,能做到收放自如,信手拈来,而且完全不缺实战经验。

你问苏沐秋的实战经验哪来的?

天天和叶修对打,实战经验不多才怪。

刚开始时几乎是被一击秒杀,渐渐的已经可以与叶修周旋数百招之久,连叶修这种从来不会表扬的人也赞叹不已。

废话,那可是他教出来的。

不知不觉,两年过去了。

两年时间,对于任何一个普通人来说,都太长了。

长到让苏沐秋明白了自己对叶修的感情。

苏沐秋其实早就发现自己对叶修的感情已经超过了朋友之间的情感。

而叶修,像这种情商为负数的家伙,恐怕是等到苏沐秋表白之后才反应过来的吧。

反正等苏沐橙再次得空回家的时候,她看见的就只剩下苏沐秋和叶修两个人每天没完没了的秀恩爱。

虽然对自家哥哥被别人抢走十分不满,但看见苏沐秋真的很开心的样子,也就接受了。

叶修却有些奇怪。

算算时间,魔界已经过了两天了吧?那个笨蛋弟弟居然还没来找他?

这不科学啊!

按照他平常的套路,不应该是刚过几个时辰就会找来吗?

虽然每次弟弟来找他的时候都会被他用各种理由气走,但这次突然没来找他,还真有点不习惯。

正当叶修处于一种疑惑的状态中时,他的弟弟找上门来了。

那是一天晚上。

原本安静的屋内突然传来了敲门声。

“沐秋,开门去。”

“喂喂,凭什么不是你啊?”苏沐秋嘟囔一句,但还是起身去开了门。

刚一开门,他就愣住了。

门外站着的也是叶修。

“阿修?你搞什么?”苏沐秋刚说完这句话,就后悔了。

这人根本就不是叶修。

虽然和叶修长的一模一样,但气质完全不同。

叶修给人的感觉就是一种懒洋洋的样子,像是永远也提不起精神。

而这人不同。

很优雅,但却少了叶修的那一份气势,那份深入骨髓的气势。

其实,如果苏沐秋连相处了两年的恋人都分不清的话,他也就不用混了。

“你是谁?”苏沐秋一下子警惕起来。

“请问,叶修在吗?”那人问。

这人认识阿修?苏沐秋又看了看那张和叶修长的一模一样的脸,难道是阿修的兄弟?他想。

于是他转过头,向叶修说:“阿修,有人找你。”

“找我?叶秋吗?”叶修懒洋洋地站起身,走了过来。

这人叫叶秋吗?苏沐秋想。

像是早就料到自己会在门口看见谁一样,叶修根本就没有表现出一点惊讶。

“找了这么久吗?”叶修有些好笑地说。

那人脸上一直努力维持的微笑瞬间破裂:“你还敢说!如果不是你丢下那么多烂摊子,你以为我会来这么晚?!”

“都解决了?”

“哼,不然呢?还等你回去处理吗?”

“哦,能有这么快的速度,还是应该表扬的。”

“滚!混蛋哥哥,快点给我回去!我都快被你那些破事逼疯了!”

“这是你弟弟?”苏沐秋插话。

“是啊,他叫叶秋。”

“混蛋哥哥,你到底回不回去?!”叶秋叫道。

“不回啊。这又不是我第一次逃出来,你还不知道我?而且你都被我训练了这么久了,有经验了,就继续呗。”叶修依旧带着无所谓的笑容。

“不行!这次你必须跟我回去!”

“你怎么让我回去?你又打不过我。”叶修摊摊手,“难道你忍心看着我和你嫂子分离吗?”

“我管你……混蛋哥哥你刚才说了什么?你成亲了?!什么时候?而且嫂子在哪?”

“旁边不就是。”叶修努力无视苏沐秋捏骨节的声音。

“他?哥哥你……什么时候成断袖了?”叶秋有些不可思议,“我看他也没什么特别的啊,哥哥你怎么看上他的?”

叶修盯着叶秋看了一会儿,看得他心里直发毛。

接着叶修就抬手,重重地打在了叶秋的头上。

“嗷!!!!”

“从遇上他开始,我就成断袖了。而且,他是你……嫂子,有这么跟嫂子说话的吗?”

“那为什么不直接把他带回魔界呢?”叶秋问。

“想让我回去?想的美。等开战了我就回来。”

“开战?!仙界现在安分得很!”

“所以你就继续待在那里咯。”叶修说完,没再等叶秋说话,便“啪”地一下关上了门。

“混蛋哥哥,你给我记着!”门外传来了一声怒吼,然后便没了声音。

“这就走了?”苏沐秋问。

“不然还继续站在门外等我开门吗?每次都是这样,明明知道我不会回去还来找我。”叶修无奈地摊摊手。

苏沐秋看着叶修这副样子,突然有点同情叶秋了,能有个叶修这样不靠谱的哥哥还真是……

“哦,对了阿修,你是魔界的人吧?”苏沐秋突然问。

“对啊,你怎么知道的?”

“你身上的魔气太浓厚了。”

“是吗?可是我明明收敛起来了啊?”

“可能是因为我天生对魔族的气息特别敏感吧。”

“唉,如果你真的去修仙的话,一定是一个十分有意思的对手啊。真是可惜了。”叶修叹息道。

“是吗?”

“是啊。仙界的那群渣渣哪能是哥的对手?”叶修自负地说。

苏沐秋一脸看怪物的表情看着他。

“看什么,哥就是有这么强,没办法啊。”

“所以说你到底是什么身份?”

“魔界之主,怎么样,怕了吧?”叶修向苏沐秋挑了挑眉。

“那又怎样?反正你已经是我的人了。”苏沐秋一把将叶修揽入怀中,在他耳边轻声道,“现在,我想我们需要来讨论一下谁上谁下的问题了。”

听见这话,叶修眼皮一跳,刚想逃跑,苏沐秋就像是有读心术一样,立刻堵住了叶修的去路。

“诶诶诶沐秋我们有话好好说好吗?”

“好啊,我们去床上好、好、谈、谈。”说着,苏沐秋将叶修抱起来走进了房间。

第二天叶修捂着酸痛的腰躺在床上时,心里不知骂了叶秋多少遍。

————TBC————

趁着高考放假来一发(。・ω・。)

【伞修】我曾向往着远方的光(2)


*题目和内容好像没什么关系

*仙魔paro,主伞修,副cp我也不知道有什么。。。

*巨ooc!我发现我就是写不出叶神那种嘲讽的感觉QAQ

*小学生文笔,求轻喷

*大约短篇?

祝大家食用愉快^ω^

第二章

吃了饭,苏沐橙就继续收拾东西去了,而苏沐秋和叶修两人则是坐在床上,有一搭没一搭地聊着天。

“……那你为什么要从家里逃出来啊?”

“家里的事实在是太多了,出来走走。”

“还真是轻松啊,想走就走,哪像我。”苏沐秋感叹一声,躺倒在床上,“哈……不说了,想睡觉。”苏沐秋打了个哈欠。

这本应该是苏沐秋的午睡时间。据苏沐秋自己说。

“哎,苏沐秋,”叶修突然说,“你想习武吗?”

“习武?我也想啊。可又没人来教我。”苏沐秋努力睁开要闭不闭的眼睛,对叶修说。

“我也可以教你啊。算了你先睡吧,等你醒了再说。”叶修话音刚落,苏沐秋的眼睛就闭上了。不多时,便传来了他均匀的呼吸声。

这家伙……叶修无奈地看着苏沐秋,就不能表现得激动一点吗?这么千载难逢的机会。平常别人求我我还不答应呢。

叶修看着躺在床上的苏沐秋。苏沐秋睫毛很长,不时抖动两下,嘴角也没了往日经常带着的温柔笑容,看上去安静了不少。

啧,还挺好看的。叶修想。

他悄悄地起身,向外面走去。

他一出门,就发现苏沐橙居然坐在外面看书,而不是在收拾东西。

“东西收完了?”叶修问。

明显能看见苏沐橙背部一僵。她转过头来,看着叶修的眼神很复杂。

末了,她站起身,走出门。

她怎么了?难不成是失恋了?

正当叶修纳闷的时候,苏沐橙的声音从外面传来:“叶修,你出来一下好吗?”

声音很轻,可能是怕吵醒了正在熟睡的苏沐秋。
叶修满是疑惑地朝门外走去。

才刚踏出门,一股凛冽的剑气便笼罩而来。

很强,但是远远不到能够伤到他的地步。叶修想。

叶修很是轻松的朝旁边一避,剑尖在快要刺上门时猛然停住,然后收回,再次向叶修刺去。

只要抬头一看,便能看见苏沐橙满是杀气的脸。

不知道这小姑娘今天是怎么了。叶修心想。

难道是因为失恋,所以看见我就很不爽吗?

叶修觉得自己的想像力还真是登峰造极了。

修长的手指蓦地夹住剑身,任凭苏沐橙如何用力也无法再刺进半分。叶修这才开口:“你想做什么呢?”

语气很悠闲,就像平日与别人聊天一样,完全不像一个正被剑指着的人说出的话。

“你这妖物,休想接近我哥哥!”苏沐橙恨恨地说。

然后她就看见叶修的脸色一下子变得很难看。

果然,被我识破了。苏沐橙有些得意。

可叶修脸色突变的原因并不是因为被识破了身份,而是……

妈蛋啊再怎么说也能看出我是魔界的人吧!妖物是个什么鬼?!难道我在这些凡人的眼中就只有一只妖物的水平吗?!

我只想知道她这一手鉴定术到底是谁教的……让我知道了绝逼要打死他啊!

“说!你为什么要接近我哥哥?!是不是看上了他的半灵体?!”苏沐橙厉声道。

半灵体?叶修一怔,原来刚才遇上时他曾感受到苏沐秋被祟物包围是真的?那几个人也真的是妖族的人?

我还以为是自己的感知力出了问题呢。

半灵体,顾名思义,就是身体里蕴含着巨大的灵力,这种灵力对于仙妖两族的修炼都有很大的好处,甚至是事半功倍的效果,这种灵力也可以帮鬼界的人塑造实体,可对于神魔来说,那可就收效甚微了。

只可惜,像这种半灵体先不说万年难遇,而且还只出现在仙界和人界,让妖界的人不知道眼红了多少年。

好在,在经过数万年的等待与嫉妒中,妖界总算是迎来了他们有史以来第一个半灵体的妖,也就是现在的妖后,黄少天。

听说,现在的那个仙界大长老,也是个半灵体。

只不过,半灵体也有个致命的缺陷,早夭。

总是能够吸引各类妖物吸食他的灵力,也就免不了会损失寿元甚至魂魄,又怎么可能活得长久?

不过,这种情况也只会出现在人界。废话仙界那种地方,妖物进的去吗?

所以每当在人界发现了半灵体,仙界在人界设立的宗派就会竭尽所能地将他们带进宗门,让他们修仙。

像苏沐秋这种情况还真是少之又少。

苏沐橙见叶修许久不搭话,还以为是默认,刚想开口让他远离苏沐秋时,叶修说话了。

“苏沐秋他,不知道自己是半灵体吗?”

苏沐橙一愣,她没想到叶修会问这句话。

“哥哥自己知道,以前老师来时告诉过他,本想带他回宗门,哥哥拒绝了。”苏沐橙说,“但哥哥让我去。”

叶修知道原因,在这些宗门里修仙还得缴学费,就算天赋异禀,哪怕是半灵体也不例外。这笔钱虽然不多,但对于苏沐秋来说,已经是一笔不菲的费用了。

叶修以前也吐槽过,这些宗门实在是太抠了,八成是仙界穷疯了。如果让他们魔界也在人界开设宗门,别的不说,免费那是肯定的。

想到仙界因为学费的问题而失去了一个半灵体,叶修就觉得有些好笑。

“你问这个做什么?”

“没什么。你们两个都是半灵体吗?很难得啊。”

“废话少说,拿命来吧,你这妖物!”苏沐橙猛地从叶修手里抽出剑,向叶修砍了过来。

“可我不是妖啊。”叶修道。

“不是?我都感受到你身上那股妖气了!”

“我真不是妖,我是魔。”

“不行,魔也不能留!”

我去,姑娘你怎么不讲道理啊!

“我们魔族对半灵体不感兴趣啊。”

“……啥?”苏沐橙愣了。

“半灵体只能吸引仙、妖、鬼三族,另外三界的人对他一点兴趣都没有。”

“是吗?可我凭什么信你啊?”

叶修脚下一个踉跄。

“姑娘,你的老师有没有告诉你半灵体有些什么特征吗?”

“没啊。”苏沐橙理直气壮的说。

“……你先把剑放下,我来告诉你。”叶修拉着苏沐橙坐在了门前的台阶上。

在经过一番长长的解释之后……

“你是说,你完全没有必要伤害我哥哥咯?”

“对,而且如果有必要的话,我可以保护他。”

“这样啊……那我就勉强答应你待在我哥哥身边好了。”苏沐橙这样说着,但脸上却带着开心的表情。

“对了,叶修,我……能不能求你一件事?”苏沐橙突然说。

“什么事?”

“在我离开的这段时间,你能不能教哥哥习武?”苏沐橙认真地说,“哥哥是那么骄傲的一个人,绝对不会让自己一直生活在我的庇护之下。”

“就这事?我早就打算这么做了。”

“叶修……哥,谢谢你。”苏沐橙对着叶修笑。
叶修也笑。

这小姑娘,还挺有意思的。

早就醒了的苏沐秋此时正站在窗边,静静地看着叶修的笑颜。

————TBC————

【伞修】我曾向往着远方的光(1)


*题目和内容好像没什么关系

*仙魔paro,主伞修,副cp我也不知道有什么。。。

*没错这个就是给叶神的生贺

*巨ooc!我发现我就是写不出叶神那种嘲讽的感觉QAQ

*小学生文笔,求轻喷

*大约短篇?

祝大家食用愉快^ω^

第一章

自盘古开天辟地之后,天地便被划为六界:神界,仙界,人界,魔界,妖界,鬼界。

仙魔二界从存在起就一直战乱不断,神界却从不插手;倒是魔妖鬼三界经常合作打压仙界。

就这样,几万年过去了。

最近,魔界换了个新的魔界之主,嚣张的气焰一下子收敛了许多;而仙界也选出了新的大长老,听说还是这么多年第一个渡过九九八十一道雷劫的人。如今的仙界比之前更强了。

故事就发生在这两界之间。

人界,苏杭。

六月的苏杭,天气已经有些炎热了。不少人躲在树下,呼呼地扇着风。

某条小路的尽头,一个人慢悠悠地踱了过来。

那人一袭黑衣,齐腰的长发松松垮垮地束在身后,脸上带着无所谓的笑容,整个人散发出一种懒洋洋的气息。

乘凉的人们正纳闷这人是谁时,那人已经从他们面前走了过去。

他走进了一家酒馆。

“客官要些什么?”店小二见有人进来,忙迎了上来。

“随便上些招牌菜就是了。”那人摆了摆手。

“好嘞!”

那人刚坐下来,酒馆的一个角落里就传来了凳子翻倒的声音。那人随意地扫了一眼,皱了皱眉。

有妖物的气息。

角落里,三个壮汉正围着一个少年,大声嚷着什么。

那人手中寒光一闪,一枚小巧的柳叶刀便朝那三人飞了过去。

刀刃划破了其中一人的脸,然后重重地插入后方的墙壁中。

几人转过头,愤怒地看着那人。

“哈,抱歉,手滑。”那人缓缓起身,朝着那角落走去。

“你……!”几人愤怒地瞪着那人,蓦地抽出了腰间的刀。

只见那人勾了勾唇角,像是完全无视了几人一样,绕过他们,拔出了插在墙上的刀,然后拿在手里把玩着。

“老子奉劝你一句,少管闲事才会命长,否则怎么死的都不知道。”一人狠狠地说。

“哦?”那人似笑非笑,只一眨眼的工夫,柳叶刀已经架在了他的脖子上,“你刚才……说了什么?”

那个之前还在放狠话的家伙额头上顿时冒出了冷汗,拿刀的手不自觉地开始颤抖。

“还不滚?”那人下颚一扬,轻蔑地说。

几人如获大赦,忙朝门口跑去。其中一人似是不服,见他背对着他们,便将手里的刀用力掷了过去。

“真是不自量力。”那人摇一摇头,身后的刀便很突然地碎了,碎片散落在地板上。而那个意图偷袭的人,也是狂喷着鲜血倒飞而出。

“多谢。”一直静静的地站在角落的那个少年终于开口,“我叫苏沐秋,你呢?”

“叶修。”叶修对他笑了笑,“还没吃饭吧,要不要一起?”

“呃,不用了,我得赶紧回去,我妹妹还在家里等着呢。”苏沐秋扬了扬手中已经打包好了的饭菜。

“我陪你回去吧,那群不长眼的可能还会找上来。”叶修让人打包了桌上的饭菜,对苏沐秋说。

正好也让我看看他身边萦绕的妖气究竟是怎么回事。叶修轻轻嗅了嗅苏沐秋身边那股并不属于他的妖气,想着。

“这……那好吧。”

据苏沐秋描述,他家离酒馆至少有一刻钟的路程。

“这么远?那你为什么不找个近点的地方呢?明明只是吃饭而已。”叶修惊讶地道。

“周围的酒馆就属这里价钱最低了。”苏沐秋无奈地说。

是这样啊。叶修又看了苏沐秋一眼。

“走快点吧,快到正午了,会很热。你会轻功吗?”叶修问。

苏沐秋有些尴尬地摇摇头。

叶修微微蹲下身子:“上来,我带你。”

“啊?不用不用,我跑一跑就行了。”苏沐秋忙摆手表示拒绝。

“上来。”叶修稍稍加重了语气。

“好吧。”苏沐秋无奈,只好小心翼翼地爬上了叶修的背。

叶修足尖轻点,人就已经消失在了原地。

苏沐秋的家很是偏僻,若不是苏沐秋一直负责指路,叶修可能早就迷失在四通八达的巷子中了。

哦,忘了说了,叶修他路痴。

当两人还穿梭在各种巷子中时,突然一群人拦住了他们的去路。

叶修只感觉到一股斑驳的妖气扑面而来,让他一阵皱眉。

“大哥,就是他们!”其中一人指着他们,叫道。

“就是你们伤了我兄弟吗?”为首那人扛着砍刀,一步一步朝二人走来。

“那又怎样?”叶修挑眉。

“那又怎样?”那人气的整张脸都扭曲了,“兄弟们,给我上!”

从四面八方涌上了几十个人,把整条巷子围得水泄不通。

“本来还想留你们一命,你们非要找死,那就没必要了。”叶修用不大的声音说着。

话音刚落,那群人忽然感觉颈间一紧,一根看不见的细线勒住了他们的脖子。

苏沐秋在遇上那几人时就从叶修背上下来了,但哪怕是他一直盯着叶修看,也没看出他究竟是怎么做到的。

“别看了。”叶修用手挡住了苏沐秋的眼睛。

“你,你是……”为首那人颤着声音说。可还没等他说完,甚至连惨叫声都来不及叫出口,所有人都身首异处。

可是很奇怪的,没有一滴血溅上了两人的衣服。

叶修的指尖冒出了紫色的火焰,他的手指轻轻一动,火焰飘到了尸体上,瞬间蔓延开来。一呼一吸间,所有尸体都化成了飞灰。

“走吧。”叶修放下了挡在苏沐秋眼前的手,重新背起他,朝前方走去。

“今天真是多谢你了。”苏沐秋说道。

“没什么。那些人是……?”

“不知道。这两天突然出现的,经常来找麻烦。”

原来连他自己也不知道吗?叶修想。

“你可又欠我一个人情咯。”叶修坏笑。

“知道啦。到了。”苏沐秋指指不远处一个简陋的木屋。

“你、住、这?”叶修满脸不可思议,“这么小的屋子也能住人?!”

叶修略微回想了一下自己的寝宫,这房子恐怕还没有它一半大吧?

“这有什么不可以的,我不在这住得挺好?一看就是贵族的大少爷。从家里跑出来的吧?”

“切,还猜的挺准的啊。”叶修把苏沐秋放下来,笑道。

“为什么要跑出来呢,家里人不会着急吗?”

“他们啊……”叶修想起了自己的弟弟,“没事啦,就当是出来度假了,也没什么不好的。而且他们也不会管这么多的。”那个笨蛋弟弟,现在应该是在气得跳脚吧?

“……”苏沐秋也不知道该说些什么好了。这大少爷,活得还挺自在的。

两人刚推开门,正准备朝里走,一个女声突然从屋内传来。

“哥你今天回来的好早。”语气有些惊讶,接着,一个女孩走了出来。她看着叶修:“你是谁?”

“阿橙,他是叶修。今天帮我解决了一个大麻烦,就顺便带他回来了。”苏沐秋介绍,“叶修,她是我妹妹,苏沐橙。”

“麻烦?什么麻烦?”苏沐橙问。

“没什么啦,而且已经解决了。”苏沐秋伸手揉了揉苏沐橙的头发。

“诶对了,苏沐秋,这段时间我就住你这吧,怎么样?”叶修突然转头对苏沐秋说。

“喂喂,凭什么啊?你不是嫌弃这里小吗?自己回家去,大少爷。”苏沐秋抗议。

“好不容易才逃出来,这还没走几天就回去?苏沐秋你是不是傻?”

“说谁呢?叶修我跟你讲啊,你再说就更别想住我家了啊。”

“诶诶诶别啊,我说错了还不行吗?”叶修笑道。
“呵呵。还有,我得提醒你一点,我们家只有两张床,你要么和我睡一起,要么睡地板。”

“不是还有一张吗?”

“你想和阿橙一起睡?”苏沐秋顿时脸黑了大半。

“算了算了,我就勉为其难地和你睡好了。”叶修满脸嫌弃,那语气,就像是吃了多大的亏一样。

苏沐秋还想说些什么,却突然被苏沐橙打断了。

“哥哥,我去收拾东西了,过两天就得回去。”苏沐橙说着,便转身朝屋内走去。叶修总觉得,苏沐橙离开时似是瞥了他一眼。

“去吧去吧。”

等苏沐橙进了屋,叶修才问:“她要去哪?”

“阿橙啊,她是万剑宗的弟子,最近好像是护宗大阵有所损坏吧,就顺带放了他们几天假。”

“这样啊……”叶修这样应着。

万剑宗,没怎么听过啊。

“话说,你一直拎着饭菜不累吗?”叶修提醒。

苏沐秋一愣,然后便开始嚷嚷:“阿橙啊!!!!!!!!出来吃饭啦!!!”

苏沐橙有些无奈地又从房里走了出来:“哥你逗我吧?”

苏沐秋轻笑一声:“好啦好啦,吃饭吧,饿死了。”

叶修就在一旁静静地看着。不得不说,这家伙笑起来还挺好看的。叶修想。

就像太阳一样。这句话突然就出现在了叶修的脑海里。

不不不,叶修摇摇头,怎么能像太阳呢,像他这种只能活在黑暗中的人,怎么还敢奢望太阳的光芒呢?

可这个想法就像是在叶修的脑子里生了根一样,挥之不去了。

“叶修?发什么呆呢?”苏沐秋忽然唤他一句,“吃饭了。”

“哦,来了。”叶修走到桌边,坐了下来。

那些在脑海里翻涌的复杂情绪,也被他暂时压了下去。

————TBC————

叶神生日快乐!没有赶上零点是我的锅TAT

【伞修】【填词】说好的并肩呢

说好的并肩呢

原曲:周杰伦《说好的幸福呢》

填词:汐默

枪声还在回响着  在这个时刻

我竟想像你一直在这  笑着看我呢

荣耀二字出现了  欢呼持续着

本该在我身边庆祝的  你在哪里呢

十年已过  而你  一直都留在这

在南山上面  长眠着

当初的嬉笑欢乐  约定并肩的承诺

如今却余我一人  在等待着

为什么  你走了  说好的  并肩呢

秋木落  一叶过  约定都  成泡沫

当年竞技场每次胜负都还  记录在册

那晚你离去的痛苦太深刻  我都还记得

你不见了  说好的  并肩呢

千机伞  紧握着  想起你  的传说

可秋木苏的账号卡还在我这  不会上线了

枪与战矛的组合  再次出现了

你什么时候能回来呢  有点想你了

想起那年的午后  你曾笑着说

人生的路可是很长的  可你却走了

十年已过  而你  一直都留在这

在南山上面  长眠着

当初的嬉笑欢乐  约定并肩的承诺

如今却余我一人  在等待着

为什么  你走了  说好的  并肩呢

秋木落  一叶过  约定都  成泡沫

当年竞技场每次胜负都还  记录在册

那晚你离去的痛苦太深刻  我都还记得

你不见了  说好的  并肩呢

千机伞  紧握着  想起你  的传说

可秋木苏的账号卡还在我这  不会上线了

为什么  你走了  说好的  并肩呢

再苦涩  又奈何  不过是  又一次

从头来过了

你不见了  说好的  并肩呢

千机伞  紧握着  想起你  的传说

可秋木苏的账号卡还在我这  不会上线了

【沐秋,哥……想你了】

就是闲的没事干想虐伞修╮(╯ω╰)╭

填词填到整个人都处于一种快要飞升的状态TAT

真是太烧脑子了TAT

祝各位食用愉快(。・ω・。)ノ♡

最后求个小红心~

喻队生快!比哈特

师绘:

喻文州生贺·第一弹


致17岁的小喻文州:
现在的你还是训练营里一个不起眼的孩子,魏老大野心勃勃的扬言干掉叶修,黄少天高喊着加油,但很可惜今年的夏天不属于蓝雨,这是魏琛陪伴你们的最后一年。

未来的你会接过承载着蓝雨万千荣誉的账号卡,你将从无人瞩目的角落一步步走上万众瞩目的舞台。

你曾走在一条无人走过的小路上,满眼黑暗不见光明,幸好你不曾停步一路前行,走过了孤独和失落,穿越了迷茫和彷徨,最终登上了山顶。但你不会停下,因为前方还有更高的山峰。

轻轻的账号卡后是沉甸甸的责任,但我相信你会做的很好,就像你无论何时都云淡风轻的样子,你会是最棒的队长。

蓝雨未来的小队长,生日快乐!

【PS:此图为给喻文州中心合志《Aquamarine》的封面图】

【喻黄】一篇乱七八糟的生贺




完全不知道自己在写些什么


ooc慎入


有私设注意


时间设定为十二赛季结束。


食用愉快!


————————————————



夏休期开始了。


这一赛季,蓝雨总算是抢去了兴欣的冠军,没让兴欣完成三连冠。


夺得冠军的那天晚上,战队每个人都高兴坏了。


那天晚上,战队开了个大party,庆祝一下。


黄少天难得的缺席了。


他随意找了个理由搪塞过去,就回了卧室。


躺在床上,他的思绪渐渐飘远。


没有了叶修的兴欣,要想拿到三连冠,还是有些困难了。


这一次,叶修算是真正的退役了,但他还待在兴欣不肯走,美其名曰“技术指导”。


也不知道从哪儿来的小道消息,说苏沐橙也打算退役了,不过,也只是打算而已。


不知不觉,他们这些第四赛季出道的“黄金一代”,已经在职业赛场上奋战了八个年头了。


很多人都放出话来,打完这个赛季就退役,可到头来,走的也就那么几个而已。


比如韩文清,比如魏琛,比如张佳乐。


韩文清是在十一赛季退役的,他那一如既往的冲劲还是没能扛住岁月的流逝。


魏琛和张佳乐都是这个赛季退役的,他们不像叶修,打算退役一年,然后回来,而是真的打算离开了。


他们依旧在打荣耀,不过不是在职业赛场上罢了。


那些剩下的老将们,也纷纷不敌新人了。


典型的例子,就是微草战队的高英杰。


霸图的宋奇英已经完全接手了大漠孤烟,而蓝雨却还没有让卢瀚文接手夜雨声烦的想法。


而微草呢?


下个赛季,也许就能看见全新的王不留行了吧。


现在的高英杰已经不比从前,虽然还是有些胆小,但在赛场上,他已经成为一个可以独当一面的选手,有着一套独特的魔术师打法。


是的,魔术师打法。


在王杰希的打法上添加了一些适合自己的东西,打造出的一套新的魔术师打法。


只可惜,因为自身原因,他无法成为微草的队长。


看来,下一赛季的微草,会更加难缠了。


那么,他们蓝雨呢?


两年过去了,俱乐部依旧没能找到一个能够接手索克萨尔的选手。


若一直这样下去,等到他和队长退役之后,那个当年由魏琛亲手缔造的双核时代,恐怕要走向终结。


是不是表示,挡在索克萨尔身前的冰雨,终有一天会黯淡无光?


是不是表示,索克萨尔的灭神的诅咒,终有一天无法将死亡之门重新开启?


黄少天顿时睡意全无。


他睁开眼睛,看着头顶的天花板。


在职业赛场上奋战了八年,他很清楚年龄带给他的阻碍。


手速的下降,反应慢,意识无法跟上……


就连以前刷的满屏的文字泡,现在也是时隐时现了。


看来真的是老了……


这句话,从一个连27岁都没满的人的口中说出来,倒显得有些奇怪。


不过在职业圈里,27岁已经接近高龄了。


或许,自己要考虑考虑何时退役了。


正想着,一阵敲门声打断了黄少天的思绪。


他从床上爬起来,打开灯,跑去开门。


“队长?你怎么来了?”此时站在门口的,不正是蓝雨队长,喻文州嘛。


“我听经理说你不舒服,聚会结束了我就顺路过来看看。现在好点了吗?”


“队长我没事啦只是之前不想参加聚会临时找的借口而已,不过队长你能来看我真是好感动啊哈哈,话说队长你要不要进来坐坐?”


即使心情低落也依旧话唠的黄少……


喻文州抿唇一笑,走进房间。


“少天今天是……不开心吗?”刚坐下,喻文州就问道。


“啊没有啊,蓝雨夺冠了我很开心呐。”黄少天辩解着,但脸上已经写着“队长你怎么知道”了。


“少天今天的话有点少哦。”喻文州笑着说。


(卧槽连这点都能看出来,真爱啊!!!!黄少你就直接嫁了吧!)


“……”黄少天也被这句话惊到了,什么叫做今天话有点少啊!


“我刚才在想,如果我们都退役了,怎么办。”黄少天依旧是话少得有些奇怪。


“别担心,不是还有小卢、郑轩他们吗?”喻文州安慰道。


“那索克萨尔呢?夜雨声烦能让小卢接手,索克萨尔呢?”


“俱乐部那边,应该会找出一个出色的选手来接手的。”


“但时间已经不多了啊。我们还能打几年,一年?还是两年?现在我们的水平都有所下降,随时都可能选择退役。到时若还是没有一个选手来接手呢?”


喻文州不知道应该说些什么了。


片刻之后,他才开口。


“少天今天……为什么会想这些?”


“我……我只是有些担心。你看老叶、老韩、乐乐和老鬼,一声不吭地就退役了,若到时我们也退役了的话,当年老鬼辛苦缔造出来的双核恐怕要终结了。”


“蓝雨的双核时代一定不会终结,”喻文州道,“无论是从俱乐部的利益方面还是战队方面,俱乐部一定不会让双核时代就这么终结。”


“可是……”


“好了,别想那么多了,这些都是俱乐部的事情。”喻文州揉了揉黄少天的头发,“很晚了,你也早点休息吧,明天还要训练呢。”


说完,喻文州就离开了。


“哦……队长再见。”


“诶不对啊,夏休期不是已经开始了吗怎么明天还要训练啊?”躺在床上,黄少天自言自语道。





没过几天,战队就来了个新队员。


“大家好,我叫沈墨,职业是术士。”沈墨的声音在训练室中响起。


职业是术士……大家已经猜到这孩子进战队是为什么了,他就是未来索克萨尔的接替人啊!


“你好。”喻文州笑着与他握手。


“小子,在蓝雨好好干啊,我告诉你我们蓝雨的伙食特别好你待在我们蓝雨绝对有好处,我跟你讲啊……”黄少天拍拍沈墨的肩膀,开始滔滔不绝地说了起来。


“少天,别吓着人家了。”喻文州见沈墨愣在那里,走出来解围。


战队的其他人也都凑热闹似的围了上去。


一时间,有叫嚣着要切磋的,有说要为他接风的,好不热闹。





两年后。


“蓝雨战队队长喻文州和副队长黄少天今天宣布退役,索克萨尔和夜雨声烦分别由沈墨和卢瀚文接手……”电视里不断播放着这条新闻,无数蓝雨粉在今夜痛哭流涕。


而两个当事人却像没事人一样在街上走着。


大热天的,两人也就戴了个墨镜,口罩什么的都没戴。


走了这么久也没被发现,也算是幸运了。


“少天,我说过的,蓝雨的剑与诅咒,不会分开。”


“嗯……不过突然不能打比赛了倒有点不适应呢。话说小墨就这样接手真的没问题吗虽然那小子把队长你的心脏学了个十成十而且也不是手残但是他年龄这么小就成为队长真的没关系吗……呃……队长我错了!我真的错了!!”


“少天,明天吃秋葵。”


“啊队长不要啊!!!!!!”


————END————


感觉画风有点不对啊……


少天生日快乐!!


我们还有很多属于蓝雨的夏天!